新闻中心

401-234-5678

admin@admin.com

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王经理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公司新闻

焦点访谈:十年 一张蓝图的京津冀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十年前的今天,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会议,听取了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的汇报,并将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2015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为京津冀地区的协同发展规划制定了蓝图。十年来,三地的发展目标一致,采取了一体化的措施,各地优势互补,实现了互利共赢,区域整体实力不断提升,现代化首都都市圈蓬勃发展。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下,在过去的十年中,京津冀2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发生了怎样的协同发展变化。

新春伊始,雄安新区启动区的东西轴线上,200多台吊装机械屹立,机器轰鸣,钢筋敲击声不断,首批搬迁到这里的央企正在积极建设。中国华能总部项目的主体结构已经封顶,全面开始二次结构施工;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总部大楼开始了装饰装修施工;“金芦苇”造型的中国中化大厦每过7天就会增加一层楼高。

据中国中化雄安办事处常务副主任王锦山介绍,计划在今年4月份完成塔楼核心筒结构封顶,并在确保安全和品质的前提下进一步优化工期,力争在2025年6月份前让大厦具备办公条件。

截至2023年底,雄安新区已经实施了292个重点项目,完成了6570亿元的投资,开发面积达到了184平方公里,新建了4000多栋楼宇和712公里道路,还新建了141公里的地下管廊。累计新造林面积为47.8万亩。

雄安

目前,雄安已经进入了大规模建设和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并重的阶段。中央企业的子企业和各类分支机构已经有200多家入驻雄安。刚过去的春节,2024年雄安新区的**场招聘活动即开启,170多家企业提供了2400多个用工需求,现场有3000多名求职者前来应聘。

雄安新区的大地上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而距离这里150公里之外,位于北京通州的城市副中心综合交通枢纽的建设也在紧张进行中。建成之后这里将融合城际高铁、骨干铁路、城市轨道、市郊铁路以及公交接驳,成为亚洲*大的地下综合交通枢纽。到时候,从这里出发,只需15分钟即可到达首都机场,35分钟到达大兴国际机场及唐山市,一小时之内到达天津滨海新区和雄安新区。

京投枢纽公司副总经理张磊表示,我们致力于以*高的工作标准和*新的建设理念,将亚洲*大的地下综合交通枢纽打造成新时代中国式现代化的典范工程,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实现“轨道上的京津冀”。

近年来,“轨道上的京津冀”工程加速推进。到2023年底,京津冀地区高铁的总里程将达到2576公里,实现对区域内所有地级市的全覆盖,京津冀核心区“1小时交通圈”也基本形成。

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董煜介绍,通过充分利用我们在轨道交通方面的基础性优势,通过京津冀布局相对密集的轨道交通网络,使得京津冀地区内部的交通连接更流畅、更高效。

“一核两翼”是国家制定的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规划的新模式,其中“一核”指的是北京,“两翼”分别指的是雄安新区和北京城市副中心。作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两个战略位置,靠近北京的城市副中心承担了更多的行政办公、金融商务、居民生活和文化旅游等城市功能。在疏解北京主城区功能的也推动了周边地区的发展。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萨介绍,北京副中心不仅自己在发展,而且支撑引领了周边区域的发展,原来说北京有“虹吸效应”,现在正在转化为辐射效应,带动整个京津冀区域的发展和品质提升。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和出发点,一方面缓解了北京的“大城市病”,实现更合理的减量发展;则有助于区域内的产业链聚集,实现产业结构升级。

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这座巨型烟囱之下耸立的首钢大跳台给全世界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而春节期间这里则成为了老百姓畅享冰雪运动的乐园。2008年,作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先行军,首钢集团搬迁到了河北唐山曹妃甸区,而这座位于北京石景山区的首钢园也重获新生,改造成为了一个现代化的创意产业园。这里不但有炼钢炉改造的科技游乐园,还有厂房改造的商场和餐馆;不但是300多家入驻企业的办公地,也是年接待访客超过1200万人次的网红打卡地。未来,首钢园还将开发更多的居住和商业配套,更好融入到北京的城市发展。

首钢园不仅在自身发生蝶变,承接首钢厂区的河北唐山曹妃甸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在迁至河北之后,首钢集团在当地招收了近5000名大学毕业生,其中荣彦明就是其中之一。当他刚来到曹妃甸厂区时,这里是一座不足4平方公里的狭长沙岛。

尽管当时曹妃甸还是一片滩涂,但对于首钢来说,这里却有很多地方无法比拟的优势。曹妃甸拥有终年不冻不淤的深水港,以及海陆协同联动的区位优势,而这些在日益拥挤的北京地区是享受不到的。将曹妃甸作为物流中转基地可以大幅降低首钢集团的原材料和成品货物的运输成本。

首钢京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李明介绍说,首钢的搬迁并不是简单的在异地复制,而是按照循环经济理念规划建设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新钢铁厂。这也是国内**个沿海靠港布局的千万吨级钢铁企业,大幅提升了企业的综合竞争力。

首钢借助搬迁机会,对落后的生产线进行了大规模升级,实现了以**板材产品为核心的转型。在首钢的带动下,许多钢铁加工的上下游企业纷纷进驻曹妃甸,形成了钢铁产业集群。产业的集聚也推动了城市的整体发展。如今的曹妃甸已经由昔日的滩涂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港城,还在继续深化与京津地区医疗、文旅、教育等领域的合作,促进公共服务和民生改善。荣彦明的儿子目前就读于北京景山学校曹妃甸分校。

首钢京唐公司精轧操作工荣彦明表示,将北京优质的教育资源引入曹妃甸,能在曹妃甸拥有如此优秀的学校感到非常幸福,也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萨介绍说,首钢作为一家钢铁企业,在北京城市功能定位上与之不一致。将首钢迁至曹妃甸后,它与当地产业发展的总体战略相匹配,同时也能充分发挥当地的物流、港口和空间优势,与当地产业的基础相互契合。首钢的迁移是双赢的。我们需要打造世界级的城市群,仅依靠北京是不够的。将北京的一部分功能疏解给其他地方,壮大其经济实力,再辅之以国家建设,将形成一个结构更加合理的城市群。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规定了三地的功能定位,考虑到各地资源的不同禀赋,实现了区域内功能的互补和错位发展。

负责北京一家生物试剂公司的靳怀政,一年前在天津宁河区高新技术产业园建立了生产车间。选择天津的原因在于该地的制造业基础,尤其在生物医药领域,有208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为靳怀政的产品转化提供了独特优势。

依托于北京的研发优势,结合天津的产业链优势,靳怀政成功推动了产品转化,去年8月正式投产。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发展也使靳怀政和公司员工可以高效地在北京和天津之间往返,实现了更好的北京研发、天津转化模式。

天津宁河区将继续吸引同类型企业,促进更多生物医药产业链企业入驻,实现产业链的完善和集群发展。

天津市宁河区科技局副局长董洁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为我们带来了良好的机遇。我们希望借助这股东风,壮大自己的园区,努力提升服务水平,同时也为京津冀三地产业集群的构建贡献力量。

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董煜介绍说,要根据这三个地方各自的发展基础和潜力进行定位,充分发挥比较优势,有针对性地部署发展,实现相互之间的互补和协调,从而形成有力的支撑力量。

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过程中,京津冀逐渐形成了一核辐射、两翼齐飞、分工协作、多点开花的协同发展态势。与此三地还在体制机制的互联互通上不断创新和探索,让生态环境持续优化,居民生活水平持续提高,获得感不断增强。

我们可以通过以下一组数字来看京津冀协同发展十年间的变化:经济总量不断跃上新台阶,到2023年,该地区的地区生产总值已经达到了10.4万亿元,是十年前的1.9倍。产业结构持续不断地升级,区域内第三产业的比重增加了9.6个百分点。就业结构持续不断地优化,三地区的城镇新增就业累计达到了1596.6万人。居民收入稳步增长,三地区全体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相比十年前分别增长了7.1%、6.9%和8%。随着三地进一步加强协同创新和产业协作,未来京津冀协同发展道路会越来越宽广,向着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目标坚实迈进。

上一篇:京津冀一核两翼”格局日渐清晰 百姓幸福感不断增强

下一篇: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